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房 >

新房

助力海洋强国建设 天津出台全国首部促海水淡化产业发展地方性法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蒋介石调集近20个师的军,并亲自前往西安督战,企图以南攻北堵战略,在黄河以东的甘肃、宁夏边境地区聚歼红军。为打破军的进攻,决定红军主力迅速向山城堡地区集结,集中力量歼灭孤军冒进的第1军。11月16日,红军开始集结,17日发起战斗,21日红军向进入山城堡地区的军发起总攻,22日9时结束战斗,红军占领山城堡。这一胜利,挫败了军的进攻计划,显示了红军团结战斗的威力,改变了红军的被动局面,稳定了陕甘宁根据地的局势,对国内和平与促进逼蒋抗日方针的实现,起到了积极作用。本文记述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和山城堡战斗的过程,分析了战斗胜利的主要原因。

  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十一月二十一日在环县山城堡歼灭军胡宗南部主力一个师。这个胜利的战斗是长征的最后一战,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战。这一战斗对国内和平和抗日战争的实现,起了重要的促成作用。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经过一年的时间,以超乎寻常的毅力,战胜了军事上、政治上和自然界的无数艰险,于一九三五年十月胜利地到达陕北。中央红军一到陕北,就与由鄂豫皖北上的红二十五军和陕北红军会同在一起,共同粉碎了军对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攻,从而扩大了红军声势,巩固了革命根据地,并且迅速地打开了新的局面。

  就在这个时候,日本帝国主义正进一步地向华北进攻。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占领全中国、变中国为其殖民地的疯狂侵略,正越来越严重地威胁着全国人民的生存。广大爱国人民更清楚地认识了反动派对外不抵抗,对内加紧反人民的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的罪恶面目,因而更加同情和拥护我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由“一二·九”学生大示威而掀起的全国性的抗日救亡运动标志着一个新的革命高潮已经到来。同志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英明地预见了这一大好形势,适时地提出了全党的任务:“革命的阵势,是由局部性转变到全国性,由不平衡状态逐渐地转变到某种平衡状态。目前是大变动的前夜。党的任务就是把红军的活动和全国的工人、农民、学生、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一切活动汇合起来,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革命战线。”

  但是反动派仍然坚持其反动政策,进一步与日本帝国主义勾结,继续向红军围攻,在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周围大量地增加兵力。山西阎锡山也沿黄河布置层层军事堡垒,置以重兵,企图拦阻我军向华北抗日前线开进。宁、甘的马鸿逵、马鸿宾等回族封建军阀部队亦加紧阴谋活动,不断向我军挑衅。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党为了打破军队的封锁,直接对日作战,以求进一步推动抗日运动,实现党的抗日主张,一九三六年二月,红军举行了东征作战。在东征作战中,红军给了阎锡山部以有力打击,共歼灭和击溃敌三十一个团,毙伤俘敌一万七千余人,粉碎了其沿黄河的封锁堡垒,一度解放了同蒲铁路沿线的广大地区,直逼太原近郊。红军东渡后,蒋介石一面增调十几个师进入山西,阻止我军东进抗日;一面以陕甘驻军积极向我后方进攻。一九三六年五月,红军发表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东征回师通电,但是蒋介石集团悍然拒绝议和。为此,红军回师之后,紧接着又进行了西征。西征作战先后击溃了马鸿逵、马鸿宾等部,解放了环县、预旺、定边、盐池等县城,以及东西一千余里,南北数百里的广大地区。大大地扩大了陕甘革命根据地,并团结和教育了回族人民,推动了回族人民的抗日运动。

  通过东征、西征作战,陕甘革命根据地更加巩固和扩大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声威也更加扩大了。我党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已成为广大人民的一致要求。

  在中央红军、本港台新闻直播,陕北红军积极巩固和扩大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同时,红二、四方面军在粉碎了张国焘的分裂阴谋和军的围追堵截后,正迅速由川康地区北上。一九三六年八月底,红二、四方面军主力进到甘南渭源、陇西地区。

  为了迎接红二、四方面军,中央决定红一方面军主力西进直插西兰公路静宁、会宁地区,会合二、四方面军。八月底,我们一军团和十五军团由预旺堡、同心城、黑城镇地区出发南下,经过连续几天急进,于九月初突然插到静宁、会宁地区,迅速打破了西兰公路敌人的封锁,占领了会宁城。十月八日,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终于在会宁、静宁地区胜利地会师了。会师后,主力即向北转移到海原、打拉池地区休整,并在打拉池举行了庆祝会师大会。

  红军主力的会师,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围追堵截的彻底破产,给全国人民展示了新的希望,极大地增强了爱国人民的抗日信心。

  但是,蒋介石集团对于红军主力的大会师却惶恐不安,不甘心失败,不顾民族危机,不顾全国人民的意愿,不顾我党一再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正确主张,竟继续坚持其打内战的政策。蒋介石错误地认为:中国工农红军经过艰苦的长征,连续作战,力量已大为削弱;刚到陕北,立足未稳。于是急忙调集了二百六十个团的优势兵力,企图乘红军十分疲劳,尚未来得及休息之际,一举将我消灭。

  当时仅在静、会地区,敌人就集中了第一、三、三十七、六十七、新一等五个军。当红军主力向海原、打拉池地区转移时,敌人分四路展开追击,企图消灭红军于黄河以东地区。一路敌第三十七军毛炳文部,一路敌第三军王均部,两路同时由会宁地区出发,分别经冯家堡、郭城驿向靖远追击;一路敌胡宗南部主力第一军四个师由静宁地区经新营向海原追击;一路为东北军第六十七军骑兵军由隆德地区经固原向黑城镇追击。

  在当时敌我众寡悬殊的形势下,根据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我们的作战方针是:逐次转移,诱敌深入,而后在预定的有利地区集中优势兵力,给敌人主力胡宗南部以歼灭性打击;对敌毛炳文、王均部则予以威胁牵制,相机予以打击;对东北军王以哲部由于他们当时已有了不愿继续打内战的倾向,并秘密地与我军建立了某些联系,因此则采取了积极进行统一战线的方针。

  红军主力转到打拉池、海原地区稍事休整后,即继续向预旺堡、同心城地区转移。当时各路敌人前进很快,十一月初即进到了海原及以北地区。敌人压得很紧,情况很紧张。当时天已下雪,部队衣服单薄,粮食又不足,困难很多。当我们转移到海原以北时,海原之敌马鸿逵第三十五师及东北军一个骑兵师曾向我侧后攻击,企图截击我军,我们以红一师及七十三师予敌以坚决反击,于何家堡消灭敌两个团,俘敌千余人,余敌逃回海原。

  我军转移到同心城西南地区后,曾准备利用同心城西南之关桥堡、驼厂堡地区有利地形打一仗,以求粉碎敌人追击。后来由于敌第三军由贺家集迂回到同心城我军右翼,东北军也进至预旺堡并向我右侧后迂回,我们遂改变原来计划,而继续向东转移。十一月十九日先后集结隐蔽于环县以北之山城堡南北地区。山城堡地区土寨很多,地形复杂,很便于我隐蔽和依托,是个比较好的战场。

  敌占同心城后更加骄纵,认为红军已不堪一击,已向盐池方向撤退。因此竟以胡宗南部第一军孤军深入,急速向惠安堡、盐池方向前进。主力两个师直插盐池,十一月十九日侵占惠安堡,其七十八师经预旺堡、古城,二十日侵占山城堡。敌人企图从两翼合围我军于盐池以南地区,与此同时,东北军六十七军亦由预旺堡地区东进策应。

  十一月二十一日,当敌七十八师由山城堡继续向东攻击时,预伏在山城堡周围之我一军团及十五军团一部,突然地向敌展开猛烈的反击,首先截断了敌人西逃的退路,接着由东、南、北展开三面攻击。敌人凭借围寨顽抗,战斗十分激烈。经过一昼夜战斗,将敌七十八师二三二旅全部及二三四旅两个团全部歼灭。与此同时,向盐池方向进攻的敌人也被我二十八军击溃。经过这一战,敌人遭到沉重打击,主力即向西撤退,整个进攻被我粉碎。

  山城堡战斗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合后的第一次战斗,尽管我军经过长征,蒙受了重大损失,总数已不到三万人,装备又十分低劣,但是这支人民的军队,由于有思想的武装和与人民的紧密联系,她永远是无敌的,她的胜利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的。蒋介石集团在红军长征中千方百计地想消灭红军,遭到了彻底失败;在红军主力会合后,不管它再用多大优势兵力,同样也逃不掉失败的命运。中国工农红军能不能取胜,人数和装备固然十分重要,但不是最根本的因素。根本的因素是她的政治军事指导思想、部队的团结、士气和作风;一旦人数增多,装备改善,她的胜利就必然更大更快。红军主力会合—山城堡战斗及以后的发展充分说明,只要我们紧紧地沿着同志所指的道路前进,认真地学习和掌握思想,我们就一定能够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与此相反的是张国焘在红军将要会合时坚持分裂,违背同志的指示,强令四方面军主力渡黄河向甘、新西进,结果是一败再败,最后虽然有部分同志抵抗了张国焘的分裂活动,回到党的怀抱来,但是所遭受的损失是十分沉重的。

  山城堡战斗的胜利是军事思想的胜利。这个战斗是在毛主席的直接指导下进行的。当时情况很复杂,外有强敌,内有张国焘的分裂活动;三个方面军刚刚会合,部队十分疲劳,又是寒冬季节,衣食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趋利避害,以少胜多,争取主动,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毛主席在每一个具体的策略和战役战术上都给了我们及时而明确的指导,例如:毛主席在给我们的电报中一再指出:要坚决打击蒋胡军主力,歼其一部或全部,以达到分化孤立敌人的目的,以利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正是由于毛主席的这些正确指示,所以从迎接二、四方面军会师到战役转移,直到山城堡战斗的胜利,使我们在指导思想上始终是明确的、坚定的,行动上始终是主动灵活的。同志的军事思想是山城堡战斗制胜的关键。

  山城堡战斗的胜利,又是毛主席统一战线策略思想的胜利。我党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不仅在全国人民中得到了积极的响应,而且在包围和进攻我根据地的军队中也引起了日益强烈的反应。当时各路敌人矛盾很多,胡宗南部是敌人的主力,自恃是蒋介石的嫡系,骄横嚣张;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率领的西北军深受蒋介石集团的排斥、驱使,都表示不愿意继续打内战。特别是在东北军中,广大官兵家乡遭受日寇蹂躏,他们普遍要求打回老家去。张学良、杨虎城是两位有民族正义感的将军。他们亲眼看到红军在长征后,力量更集中了。在全国人民抗日要求更加迫切和红军坚决北上抗日的英勇行动影响下,他们已逐步认识到继续被蒋介石驱使打内战是错误的。因此,他们曾先后与我军秘密订立了“互不侵犯,抗日友好”协定,在这些部队里抗日救亡的情绪日益高涨。当时被迫与胡宗南部一同向我进攻的右路东北军王以哲部,曾表示决不愿意与红军为敌,不愿意见到“萁豆相煎”的不幸局面。针对这种情况,我们遵照毛主席提出的坚决打击敌主力、孤立分化敌人,以利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的指示,一方面集中力量给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以狠狠打击,一方面对王以哲部则严格按照统一战线的原则积极进行了工作。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对外”“一致抗日”等口号。当时很明显,只要给敌主力以痛击,整个进攻就可打破;只有有力地打击和孤立顽固势力,才能迫使其接受我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主张,也才能团结和争取中间和进步势力。事实证明这一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山城堡战斗的胜利,更加促使张、杨两部进一步认识到内战再也不能打下去了,只有掉转枪口一致抗日,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经过山城堡战斗,他们与蒋介石统治集团的矛盾进一步尖锐深刻化了。十二月十二日终于爆发了西安事变,经过我党倡议和积极努力,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从此就打开了国共两党重新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全民抗日的新的大好局面。

  山城堡战斗由于全体指战员英勇善战,不怕疲劳,发挥了我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因而取得了重大胜利。它像我军的无数个胜利战斗一样,在我军战史上将占光辉的一页;它是我军在历史伟大转折中的一个重要战斗,回忆它、研究它对我们有着重要的意义。

  出生于1899年,四川江津人。文中身份为红1军团政治委员、中央红军先遣队政治委员。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北京市市长,副总参谋长、代总参谋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央科学小组组长,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国防科委主任,中共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1992年逝世。